相关资料介绍与图文

paihangbang导航

你现在的位置:排行榜首页  》关于的详细解说

南昌话大全 包括骂人的

喔不药根南昌哇木有关系个东西教你说南昌话
形容物理特性:
厚——哒厚 薄——奢薄 轻——飘轻 重——脱重 软——东软
硬——壳硬 冷——冰冷 热——飞滚 松——乓松 脆——博脆
干——焦干 湿——辣湿 圆——纠圆 粘——哒粘 大——托大
小——嗲子大 胖——哒壮 高——莽
--------------------------------------------------------------------------------
形容颜色:
红色——宣红 黄色——森黄 紫色——肚紫 白色——雪白
绿色——桔绿 黑色——蔑乌 透明——町清
--------------------------------------------------------------------------------
形容味道:
甜——鲜甜 酸——纠酸 淡——刮淡 鲜——劈鲜 腥——鳖腥
咸——寒 臭——学球
--------------------------------------------------------------------------------
动物:
青蛙——蛤蟆 蝌蚪——蛤蟆林子 壁虎——壁蛇子 麻雀——奸雀子
蝉——嘉劳子 蝙蝠——檐老鼠 公鸡——样鸡 蚯蚓——寒斤子
--------------------------------------------------------------------------------
称呼:
你——嫩 我——饿 他(她)——解 男人——男客火哩 女人——女客火哩
小孩子——细伢子 男孩子——崽俚子 女孩子——女崽子 奶奶——婆婆
弟弟——老弟 夫妻俩——俩八老子 媳妇——新妇 师傅——老坐
活宝——元宝 乞丐——告化哩 傻子——蝉头
--------------------------------------------------------------------------------
动词:
说——哇 推——宣 试——高 蹲——跍 站——绮 踢——尖
睡——困 跳——纵 吃——恰 指——药 扛——洒 追——搔
拦——短 抱——孪 顶——嘟 灌——竹 照——萨 摔——搭
溜——贤 拧——撅(皮肉) 拧——救(螺丝钉)
--------------------------------------------------------------------------------
常用语:
什么——哂哩 漂亮——克气 故意——特试 没有——冒有 这样——咯样
怎样——啷样 作对——斗把 赶快——咋戏 泄密——腥水 吹牛——梭泡
晚上——夜晚 现丑——嫌戏 太阳——逆头 一个——一杂 家里——屋里
聊天——谈驮 担心——着革 能干——煞辣 多少——几多 聪明——精灵
历害——结棍 赶时髦——作习子 零钱——刨皮子 交情深——穴货
除夕——三十夜晚 傍晚——夜晚边子 遗失了——丢拨了 坏——雀博
好好的——好哩哩 完了——切了货 懂了——晓得了 差点儿——差嗲子
耍小聪明——玩脑浆 光说不做——帕雀 转个圈——打个都包 张开——沙开
严肃认真——做顾拧真 黑暗——来顾达黑 搞笑——罗 羡慕——候
发脾气——发火、发毛 玩耍——蹑下子 好——平整、全箭、过劲、吃价、冒有挡
走翘步街——专门做对立的的事 驮了搭子——中了别人公开或暗里实施的诡计
噶沙高——骂人语(通指多事惹人嫌的女性) 搭到了头——做的事让人不可想象
很多人说听不懂南昌话,今天偶然在网上发现了一个系统的解释南昌话的帖子,转过来分享一下。仔细想想,南昌话还是很有意思的,呵呵。。。
然后是个词解释:
犀利==什么 如“搞犀利东西啊”
结棍==好厉害 如“你好结棍哦”
坐顾拧真==非常认真,非常严肃 如“我坐顾拧真地和你说”
雀博==坏 如“你怎么这么雀博哦”
夹沙羔==一般指的是女的,说女的非常的泼 如“你这个夹沙羔”
嫩==你 如“嫩最近在做犀利东西哦,老看不到嫩是”
接==他或她 如“接最近到广东去了”
握==我 如“握最近过的不错,嫩怎么样”
龙样==怎么样 如“嫩是龙搞的吗,犀利事情都做不了”
梭泡==吹牛 如“又在梭泡”
灭顾达黑==周围很暗,没有光线 如“这里龙灭顾达黑哦。看不清哦”
倾==找 如”我倾嫩倾了好久哦“
安==晚 如”太安了,我要回家了
切==去 如”你赶快切家,妈妈在倾嫩“
物理==家里 如”你在物理怎么样?
家==柜 如“我要切柜了” (这个现在已经不太用了)
哇==说 如“你哇这件事情要怎么做”
罗==牛B的意思 如“嫩好罗”
以下就不举例子了~~~
钵子==女朋友
一杂==一个
冒==没有
也晚==夜晚
个摸==这么
错骂==诽谤
崽里子==小男孩
作兴==看得起,在乎的意思
恰斋==吃素
恰噶==厉害
喜伢子==小孩子
神头/木头--傻,蠢
神--傻(在南昌郊区有指对方令人疼爱,如:他长得好神啊,
意为他长得令人疼爱,所以你到南昌附近的乡下去
作客时,有老人对你说了这句话,你可千万别以为他说
你傻啊)
扣细个---真是的
嘎且了佛/嘎脱了卵/嘎脱了馊--糟糕,事情不妙
作新作濹--做作
学堂=学校
黑里=那里
噶里=这里
恰=吃 南昌话里没有“喝”字,全部用恰,比如恰饭、恰茶
晓得=知道
一砣(一剁)=一团
企=站(现在很多人已经不说这个字了,只有老南昌才记得)
堂哇里=客厅
样(yang发第一声音)=看守
捎=追
搏命=拼命
毛讶子=婴儿
逆头= 太阳
噶骨力==胳膊
格子==窗户
撬牙高====说话
雀病哇哩====无聊聊天
去归=====回家,死了
线细=====丢人,现世
搓曼=====打麻将
路皮=====骂人的话,不知道具体什么意思
炒角=====一般是开后门什么的
狭皮=====是说这个人为人不塌实
滕跟里\身跟里 ====是说白痴笨蛋的意思把
划叉子是指撑衣服的撑子,就是上面有个像树杈一样的长棍,不是衣架子
磨老鼓子是指鹅卵石,那种小小的,在河边很多
夹沙膏是骂人的话
闲细--现世---丢脸的意思,
摊西--摊尸
捆告---睡觉
嘈哦----造恶---引申意一般指作了不该做的事,或糊涂的事
搔---追
短到节---拦住他
册块---到处
孪--抱
发桑--发声----形容拽
用于打人的就多拉-----搭死结,副死结,Pia死结,挛死结, 脆死结
平张————— 不错
夹生糕
有一种叫“比喻”的修辞手法在南昌话中广为运用,一来是显得生动幽默,二来也不会让被比喻的对象下不了台,既过了嘴瘾,又不伤和气。在此类词中,“夹生糕”算是个经典比喻。一块原本松软、香糯的糕点,要是火候不够就急于出炉上桌,吃起来会是什么感觉?轻则皱着眉头,一吐了事;重则恐怕以后再也不想碰这种糕点了。你看看,就因为差了几把火,少蒸了些时间,就白白浪费了上好的糕点,真是可惜。所以南昌人把不懂事、不成熟、处事莽撞的人比作“夹生糕”,也许是因为糕点喷香、柔软的特性,这个词多对女子使用。自从“三八”一词登陆南昌后,在新新人类的口语中,“夹生糕”已渐渐不敌“三八”一词,只有老南昌在还在口中咀嚼“夹生糕”了。
南昌话“搭到了头啊”或者“你硬是搭到了头,真是切了货哟。”,意指一件事本来很容易做成却把它弄砸了或不切合实际的事却冒险做了或要做。俗话就是“脑袋短路,干了傻事”。
驮了搭子
说某某“驮了搭子”,就是落入了别人善意或恶意设下的陷阱、中了别人的公开或暗里实施的诡计,可大可小,视语境而意会。“驮了”一个“搭子”是幸运的,连“驮”几个“搭子”的人就真的辛苦了。
南昌话中的“搭子”其实就是普通话中的“褡裢”,是一种背在肩上的口袋。“搭子”驮在背上,自然累人,自然负担不轻。所以由“驮了搭子”一句可以看见南昌话表意表义的真实与幽默。
老坐
“老坐”这个“老坐”跟“你老坐在凳子上”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意思,在南昌话中,“老坐”可算是个尊称,叫你一声“老坐”就是称你一句“师傅”的意思。一天到晚“老坐”着不动的人,肯定是在认真钻研什么大学问,坐久了、学久了,自然也就成了行家里手,“老坐”等同于“师傅”的原因大概就源于此吧。当然,并不非得是“师傅”级的人才有资格叫“老坐”,在现实生活中,对那些年级较大的老者,小辈还是会老老实实地称他一句“老坐”。
“斗把”
“斗把”这个词在南昌话中的出现频率还是蛮高的,两人一言不合,就常把这个词“搬”出来。“把子”就是把手的意思,要将“把子”安到另一个器物上,即把两个东西“凑起来”,南昌话称此为“斗”。“斗把子”难免要使劲,一使劲就要“运气”。因此,“斗把”在南昌话中就逐渐引申为双方对着干,最后惹得大家都动了气上了火,也叫“兜老尿”。至于为什么叫“兜老尿”,有人解释:存着隔夜的小便故意不倒(熏你),当然就是在与人作对啦。
南昌话中的“搭子”其实就是普通话中的“褡裢”,是一种背在肩上的口袋。“搭子”驮在背上,自然累人,自然负担不轻。所以由“驮了搭子”一句可以看见南昌话表意表义的真实与幽默。
经典造句:“倒霉,前几天朋友请我吃饭,买单的却是我,花了好几百,这只搭子驮得大”。
时尚造句:“嫩冒驮过搭子犀吧?鼻涕!(你没有吃过亏是吧?)”
恐惧造句:“兄弟,咯吒搭子驮不起啊!(兄弟,这个亏不能吃啊!)”
作兴
“作”在南昌市井俚语里单独使用是指“乱搞”“作怪”的意思,“作”与“兴”组合在一起和分开用的意思却天壤之别,“作兴”含有赞赏、崇拜之意。某人办事特别利索,事事都能摆平,用普通话来表扬这个人可用“能力强”,用南昌话则可说“作兴”。如:我好“作兴”他,头都不能谈下的业务,他做下来了。
与“作兴”相反使用的是“扒了窝”。某人办事效率不高,形容这个人可用“巴了窝”。如:这事给都不晓得怎么弄,真是扒了窝哟。
活命活得精,裤头子改背心
普通话里的很多歇后语,是人们对生活实践中的现象的一种提炼与概括,幽默且生动,语句浅显但意蕴深长,听后令人豁然开朗、嘻嘻一笑。南昌话里也有类似的语言。“活命活得精,裤头子改背心”就是经典的一例。精,精明之意;南昌人称贴身短内裤为“裤头子”,短内裤穿破之后,居然有人能将其改成背心,上下调换位置,继续使用,真是厉害。不知这改出来的背心,穿上之后会不会有“**”之忧? 太夸张了吧?!不错,夸张是产生幽默的一种方式。这句话有双重意思。褒义,是夸奖他人处世处事精明。贬义,是说他人交朋待友小气吝啬。这句话还可以说成:“活命活得辣,裤头子改背褡(背心)”
扎戏
南昌话中的“扎戏”意为抓紧时间、赶紧或快点,常用在人们心急催促某人之时,发出的命令式口吻。“扎戏”是正宗的南昌地方土话,现在大多数南昌人在表达焦急催促意思的时候多用“快些”等等,只有南昌县等地人用“扎戏”较多。 等公交车时,一男子催促其老婆说:“坐西里位子嘛!还不扎戏上班,去晚了要扣奖金!”其意思就是要妻子赶快有车就上,抓紧时间.
玩脑浆
外地人第一次听到南昌人说“玩脑浆”时,肯定会吓一跳:“脑浆”怎么能拿来玩?呵呵,“脑浆”就是指一个人的脑子,而脑细胞越多当然也就越聪明。顾名思义“玩脑浆”就是指动脑筋、耍花招、用手段,它的意思有褒有贬,通常是暗示对方“此路不通时,也可以想想其他办法”,所以往往又和“得转”、“不得转”连用,比如:为追求女孩子的小伙子出主意“你就不晓得‘玩脑浆’,她不理你,你不知道找她妈妈‘造角’呀,不得转!”当然也有聪明过头的人,耍的小花招被对方一眼识破,“你还在我面前‘玩脑浆’,也不看看,我年纪比你爸爸还大,什么事没见过,哼。”


Copyright ©排行榜大全pai-hang-bang.cn. Some Rights Reserved.
从国家、城市、地区到品牌、产品、行业为你提供最新的排行榜资讯
本站内容来自于本站编辑整理和媒体发布,仅提供参考或娱乐作用,并不构成任何投资标准和实际应用建议
联系请发电邮自god-loveme#163.com 【#换成@】